欢迎观临万度视频!最新域名
返回顶部
https://加载中...

站长推荐

友链推荐
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小說 > 经验故事 > 致命吸引力(第7-8 共11章)
致命吸引力(第7-8 共11章)
时间:2020-07-15

第七章        癡情之夜

  當修司一聽到哥哥要出差去,他腦裡突然閃進了一個念頭。

  因為這項計劃相當大膽,剛開始修司還有些猶豫,但離哥哥出差的日期越近,修司更加抱定這項計劃非實行不可。

  而這個計劃就是在哥哥出差的當天晚上,他要潛入貴子的房間裡。

  修司確信,他的計劃絕對不會出現任何意外。他之所以如此的有把握,是來自那天的電話淫交。

  既然貴子已經默許了自己,那麼無論他有什麼行動,她應該不會拒絕才好。

  而哥哥和嫂嫂之間已有了裂痕,對他這項計劃來說,非常有利。

  就在哥哥出差前三天,修司照例的又在筆記本上寫了一封信給貴子。

  ***

  《貴子,謝謝妳在電話中和我那樣地親熱。

  我沒料到妳當時會有如此熱烈的反應,心裡對妳非常感激。

  而這次,我希望我們不再以電話為媒介,我要真實的行動。我已經不能再忍受獨自一人自慰了。

  我想在哥哥出差當天晚上十一時,進去妳的房間。

  雖然我知道這麼做不好。如果妳不願意的話,就把門鎖起來好了。若是門開著,就表示妳接受我。

  我確信妳會實現我的夢想。》

  ***

  七月都已經過一大半了,天空還飄著梅雨。

  這天,天空依舊是灰濛濛的,從一早開始便斷斷續續地下著雨。可是一到晚上,雨突然奇蹟似的停止了,連月亮都出來了。

  吃過晚飯,洗過澡後,修司回到自己的房間,開始期待「十一時」的來臨。

  貴子並沒有給他任何的回覆。然而,也看不出她的態度和以往有何不同。

  今天吃晚飯的時候,貴子一如往常,還是那麼親切地招呼他。

  等待中的修司,腦裡有如走馬燈般,出現了一幕幕他和貴子近來所發坐的一切事物--

  穿著純白色洋裝的貴子、暑假補習時貴子殷切的拿著宵夜進去他房間、她換下來的底褲裡的陰毛、第一次看到他的觀察日記時,又羞又惱的狼狽相、昏倒在浴室的豔姿、錄音帶裡的喘息聲、口含她手指的感覺、電話裡的淫交…

  而為了迎接那即將到來的時刻,他已經不在意那些曾經發生的事了。

  隨著「十一時進行自慰」時間的迫近,修司的心也跟著騷動起來。

  不管修司多麼篤定的認為貴子會接愛他。可是,他心裡仍有一絲的不安,一想到萬一被拒絕…他此刻簡直是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

  十一點正,修司穿著一套睡衣自他房間走出來。屋子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安靜,特別是在這個時候,更顯得有些怪異。

  修司感到自己的心臟跳得好快,又覺得自己的腳步聲過於干擾,於是他便躡手躡腳的走著。

  經過廁所的時候,他忍不住的跑了進去…

  寢室的門,果然是關著,修司的心臟像是在敲鐘一樣震動得十分厲害。

  門鎖著便是拒絕,開著的話則一切OK,他早就已經提醒過她了,而剛剛用晚餐的時候,他還仔細觀察了貴子的態度,覺得門開著的可能性較高。

  修司站在房門前做深呼吸,他心裡一面祈禱,一面將手放在門把上。

  他慢慢地轉開門把。可是,不知怎麼搞的,就是轉不開,原來門已上鎖了。

  修司一陣愕然。

  不可能啊!晚餐的時候,她還那樣地滿臉笑容。

  他拼命地扭著門把,還是打不開。

  若是就此罷休,實在很不甘心,於是下意識裡,修司敲門喊著--

  「貴子,拜託,開門哪!」

  然而,裡面並沒有任何回音。

  難道她已經睡著了嗎?不,門縫裡還透著一些微光,顯然,她仍是醒著。

  修司再一次用力的敲門,一邊喊著她的名字。

  「修司,很抱歉。」

  不久,貴子終於有了反應,修司也停止了敲門。

  「我不能開門的。從倫理來說,我是你的嫂嫂啊!」

  她怕傷了修司的心,所以特別柔著聲音說。

  可是,這話在修司聽來,有如墜入了地獄之中。而且,他也不相信,貴子這麼說是出於內心。

  何況,從過去的種種跡象來看,貴子對修司的追求,很可能有某些程度上的默許。這麼一想,修司再也無法死心,他又哀求起來--

  「無論如何,我今天一定要得到妳。」

  修司的欲望漸漸地往上爬升,他似乎已經將貴子視為一個獵物,非捕獲不可。

  「不可以!修司,你給我乖乖地回房間去!」

  可是她這聲調,聽不出來是很堅持的,好像是在自言自語說給自己聽。

  「不,我不要回去。貴子,我求妳,讓我進去吧!」

  修司以祈求的口吻,不斷的推著門。

  「今天晚上你就聽我的話吧!快回去!」

  「不要、不要、不要啊!」

  修司像個耍賴的孩子一般。

  而在這同時,貴子不再開口說話了,似乎她已不願再有反應了。

  修司察覺到這一點,他也停止了敲門。

  難道就這樣算了嗎?不,我還不死心。可是,怎麼辦才好呢…

  修司呆呆的站在門口想著,自己如果一直這樣站著等貴子出來,未免太淒慘了。萬一她明天早上才要開門,那可不太好玩。

  對了,有陽台!如果從陽台鑽進去,不就可以…

  一打定了主意,他便立即行動。

  他們住在公寓的二樓,貴子夫妻的房間陽台旁正好有棵銀杏樹,若是爬上了樹,藉此跳到陽台上,說不定就能進入房間裡了。

  雖然修司長這麼大還沒爬過樹,可是為了一親佳人,他拼死也要一試。

  已經是深夜了,附近沒什麼人影,修司於是使出渾身解數爬到樹上去,接著小心翼翼地跨過陽台的欄杆,終於順利的降落。

  房間入口處的落地窗的蕾絲窗簾此刻拉開著,房裡還點著燈,因此看得很清楚。

  修司彎著身,向寢室裡望去。貴子此時坐在床沿,正在喝威士忌,她身上穿著一件淡綠色的洋裝式睡衣,因為背對著落地窗而坐,所以她沒注意到修司已在陽台上了。

  如果玻璃窗沒上鎖,修司打算不作聲響的潛進去,他有自信這次一定可以達到目的。

  於是,他將手放在破璃窗上。心想,到目前為止就算不能了遂心願,也絕不反悔。

  修司慢慢地推著玻璃窗。然而,卻推不動。槽了,落地窗也鎖著。

  啊啊,這怎麼辦呢…

  他又想,大概是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吧?索性就用力地去推。可是,依舊打不開。

友情链接